【观点追踪】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2020-04-01 18:20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的快速蔓延,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逐渐显现,天津自由贸易区研究院研究人员追踪国内经济和贸易领域知名专家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从全球价值链、贸易、投资和金融等几个方面梳理新冠疫情对于全球经济产生的影响:


★ 视角一:全球价值链 ★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南开大学人文社科部部长、经济学院院长盛斌教授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的世界经济与中国云端研讨会”上做了题目为《新冠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与应对》的报告。盛斌教授以国内/国际冲击、需求/供给冲击、最终品/中间品冲击的框架,从全球价值链总量分解的角度来分析疫情冲击的影响:包括宏观经济恶化、贸易中断或禁止、价值链国内替代或国际转移以及贸易成本飙升等。根据国际组织的预测,量化分析了疫情对全球贸易、中国贸易与经济冲击的影响。此外,还从行业和国家、区域价值链网络等不同角度分析了疫情冲击的影响。最后提出要发挥数字经济的作用,做好供应链风险管理,削减贸易壁垒与贸易便利化等一系列应对政策与实施措施。

观点转自“世经国贸学术联盟”


GERARD MASLLORENS和MARIA DEMERTZIS在其最新的论文the-cost-of-coronavirus-in-terms-of-interrupted-global-value-chains阐述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大流行,使得全球供应链受到严重干扰。欧洲是全球价值链中的重要部分,且欧洲已经很好地融入了全球价值链,通过这些价值链进行中间商品和服务的交易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二。而中国出口的急剧下降,向欧洲提供的中间商品数量迅速减少,这造成了巨大损失。

基于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WIOD),我们测量了如果中国停止向欧洲发送货物的直接成本。但是,该成本并不全面,因为中欧贸易还涉及第三国,例如:从中国到欧洲的汽车零部件可能首先经过一个或多个国家,而停止交易将产生间接成本。

为了计算确切成本,作者考虑这些公司在没能力生产的条件下对其他国内公司的影响:结果显示东欧和北欧国家受影响最大,受影响的欧盟公司的总产值中约有3.5%来自中国。从行业部门来看,受影响最大的是计算机电子制造业,其次是纺织业。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研究方法难以测量德国汽车工业受到的影响,但就投入的价值而言,德国的汽车工业与中国的联系较弱。尽管价值较小,但从中国进口的零件可能至关重要,因此中断可能会危害生产。此外,汽车工业依赖于即时生产,零件不存储而是连续交付。如果供应停止,将没有库存缓冲。

转自武大拉美所微信公众号



★ "视角二:国际贸易 ★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佟家栋教授在“疫情冲击下的世界经济与中国”闭门研讨会上表示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首先是贸易方面,据世界银行统计,现在全球价值链贸易在整个贸易中占比50%,这种全球性的相互联系,疫情接续性的全球蔓延和传染对全球贸易的影响很大。上次金融危机导致全球贸易下降16.5%左右,这次如果是在全球价值链贸易占比较大、各国相互之间的联系和影响较大的情况下,对贸易影响不容乐观。

  (节选自珠海市横琴新区智慧金融研究院微信公众号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幼文教授认为从国际贸易上来讲,这场危机的特点是冲击性的不是渐进性的。它的冲击是突发性的,与贸易转向保护主义或周期性经济危机带来的影响有所不同。从过去的几个月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中国停工以后对世界的供给中断。未来几个月将会看到,世界各国对中国的供应链中断,需求也中断,而且是突然发生,几天之内就发生。这个特点区别于一般的经济危机,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是渐进性的。突发性导致供应链中断是这次世界经济冲击的一个重要特点。过去两个月当中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贸易关系是否会发生转移。在各种风险下,要看贸易原来是什么特征的贸易。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类型是完全基于市场竞争的,产业链基本上在本国,且产业链比较短,市场的价格和交易处于完全竞争状态,这种类型特别容易转移。过去我们看到会从中国转到其他国家去,目前这种情况再次扩大。另一种贸易模式,在几个月的冲击下不会转移。这其中一种是任务贸易,跨国公司对外指定的生产;一种是公司内贸易,本就是价值链布局的贸易关系不会因为两三个月的疫情而转移,当然,受到冲击也是不可避免的。冲击性的危机,冲击比较大,在短期内发生比较大的影响,但是并不等于说所有贸易都会受到影响。未来可以看到,危机后国际贸易关系可能会出现调整。由于各国不同时间进入冲击,前一类贸易,容易转移的贸易会发生变化,贸易关系会有所调整,同时各国保护主义更加加强。

(节选自珠海市横琴新区智慧金融研究院微信公众号




★ 视角三:国际投资★



       新冠肺炎疫情正逐渐成为全球经济面临的重大威胁。联合国贸发会议日前发布的报告称,疫情可能使今年全球经济年增长率降至2.5%这一全球经济衰退临界点以下。除了全球贸易、旅游受到打击之外,今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总额相较去年将减少5%至15%,或将降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咨询专家毛天羽认为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本次疫情对全球化造成的影响可能既有负面的,也有正面的。有些学者强调疫情是压倒全球化大趋势的最后一根稻草,发达国家将如美国一样鼓励产业回流;但也不能排除由于跨国企业的分散化经营,有可能使其具备了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促使一些企业不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更多考虑在合适的地点进行扩张。他更倾向于后一种预测,即全球化的进程不会因此而停歇,更多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将会出台积极政策吸引外国投资,加速本国产业升级和完善的步伐。

                                                      (节选自中国贸易新闻网)



★ 视角四:国际金融★


   南开大学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戴金平教授在南开大学经济学院等发起组织的“疫情冲击下的全球经济与对中国的挑战网络会议”上作了题为《全球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的概率》的报告。在报告中,戴金平教授首先表示现今全球大类资产价格波动情况与年初预测的趋势比较一致,而疫情作为黑天鹅冲击加大了资产价格向下波动的空间。并认为还不能得出已经发生全球金融经济危机的结论。戴金平教授用“流动性危机性和债务危机是跷跷板”的比喻解释二者高度的相关性。接着,戴金平教授对全球各国的金融周期情况和债务水平进行了分析,她认为金融周机指标与债务指标均未显示危机预警,此次的流动性危机应属于巨大自然事件冲击引起的金融大动荡,与1933年和2018年世界大危机有本质区别。她指出,各国央行和政府反应速度较快,而且现今全球合作和协同机制正在形成,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发生的概率并不高,是否发生取决于疫情深化与全球分裂程度。

  (节选自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公众号)


关闭窗口